未婚妻的火车艳遇   少妇小说 

未婚妻的火车艳遇

车速逐渐慢了下来,车窗前晃过几个在月台上等车的人影,接着车底传来阵阵刹车片的刺耳摩擦声,和车厢间互相击撞的声音,列车停在了这个山东境内的小站。

  我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失望,这个乡级小站上下换车的乘客实在是太少了。

  我们这个软卧包厢的活春宫表演竟没有引起任何在月台上等车人们的注意。

  就在我纠结该怎么继续的时候,车窗突然被什么东西”咚咚咚”的敲了三下。

  莹儿尖叫一声,从桌上跳了下来,躲到了旁边的卧铺上。

  “咚咚咚”又是三声,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根木棍。再看看一旁的莹儿吓的小脸都煞白了。

  「谁啊?」

  我拉开车窗把头探了出去。

  「大哥,要矿泉水吗?」

  借着站台昏黄的灯光,只见一个13,4岁模样的男孩,穿着沾满污垢的旧军装,举着一根长棍站在车窗外。列车的车窗对他来说太高了,那几声肯定是他用那根棍子敲的。

  「不要!不要!」

  我冲他没好脸的甩了甩手,心想你个小兔崽子差点坏了老子的情志。

  「我这还有扒鸡和二锅头,大哥要不?」

  那孩子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刚要开骂,转念一想,我靠,这不就是天赐给我的调教良机吗。

  「你有扒鸡啊,怎么卖?」

  「大哥你要扒鸡是吧?你等着啊,我去给你取来。」还没等我说话他就一溜烟的跑走了。

  我往外探了探头,这个小站的月台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而且入夜已深,大部分的乘客都已经入睡。心想这孩子为了生计这么晚了还在卖东西,也怪不容易的,今天老子就犒劳犒劳你。

  「别乱买外面的东西,小心吃坏肚子」莹儿在一旁埋怨道。

  「我不吃」我坏笑到「那你买它干嘛?我可不吃」莹儿说「因为这是你的下一个任务」我边说边从卧铺上抱起了莹儿「我要你去跟他买」我顿了顿「但是不能用钱,嘻嘻」说罢把挣扎中的莹儿又放回到餐桌上。

  「老公……我怕……」

  莹儿跪在餐桌上,双臂抱胸缩成了一团。但她还是吸取了我刚刚发脾气的教训,不敢擅自从餐桌上跳下来。

  「老公今天要看看你怎么把这个扒鸡不用钱买回来。你别怕,那只是个13,4岁的孩子,你做什么都可以……」我知道莹儿有顾虑,继续说「你想想看,中国有那么多人,这么个荒郊野外的小站,你这辈子再遇上这孩子的几率比中体育彩票还小,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再说他又上不来,不能真把你怎么样,就算他上来了,不是还有老公保护你吗?」莹儿知道是拗不过我的,而且这是个听起来就很刺激的玩法儿,更重要的是有了之前淫穴刺激的铺垫,刺激着莹儿的淫欲,让她慢慢打开了遮挡乳房的双臂。

  我顺势从身后抓住了她的大奶子,像个小孩跟小朋友炫耀玩具似的蹂躏着,另一只手摩擦着莹儿的会阴和湿润的阴道口。

  「哦……老公……」

  莹儿轻吟着,闭上了眼睛。

  眼见远处一个身影冲着这边跑来,我身体一侧,躲在了旁边的窗帘后面。

  「扒鸡来啦」莹儿被吓了一跳,反射性的用手挡住了胸部。

  「咦?大哥呢?」

  孩子问道。

  我指了指我自己,摇了摇手。莹儿心领神会。「哦……他啊……他不在……他去上厕所了」「那这扒鸡……」孩子低着头,好像还没察觉出眼前这个女人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

  我示意莹儿把手拿开,莹儿红着小脸看看我,再看看那孩子,狠了狠心,把手渐渐移了开。

  「没关系,你卖给我吧。」

  男孩高兴的抬起头,看到上身赤裸的莹儿,“啊!“的一声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我插在莹儿阴道里的手指,清楚得感觉到她阴道的一阵抽蓄,莹儿的淫欲被勾起来了……「你……你别跑,你的扒鸡,我要」莹儿探出头,把大奶子故意露出窗外。

  「姐……姐姐……你的衣服呢?你怎么被绳子……」男孩已经看傻了,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哦,没事儿,这绳子是……是姐姐的衣服……好看吗?」莹儿瞄了一眼旁边的我,还故意用手把胸部往上托了托,我举起大拇指表示赞赏。

  「好……好看」男孩虽然有点儿不好意思,但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莹儿的两个大奶子。

  「小弟弟……姐姐想跟你商量一下」莹儿把头发向后甩了甩,把头发在后面绑了个马尾,胸前的乳铃随着她的动作叮咚乱想,甚是好听。

  那男孩早就看呆了,这也许是他这辈子看过的最漂亮的城里姑娘吧。我掀开窗帘的一个小缝,在车厢明亮的灯光的反射下,清楚的看到男孩的裤裆已经支起了个小帐篷。

  「姐姐想吃扒鸡,但是……但是姐姐身上没有钱,你可以把扒鸡送给姐姐吗?」看到那男孩对自己没什么威胁,莹儿渐渐放下了心理壁垒,慢慢进入角色。

  「这……这……不太……」

  孩子结结巴巴得说着。

  我对莹儿打着手势,指了指她的胸部。莹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身子往车窗前挪了挪,把整个胸部探出车窗「来,小弟弟,你不是喜欢姐姐的衣服吗?姐姐给你摸摸看,你要是摸好了,就把扒鸡送给姐姐,好不好?」男孩看着从车窗里垂下的两个大奶子,上面还有两个一晃一晃的铃铛,他哪见过这种阵势,傻傻的站在原地。

  「来,别怕,姐姐让你摸的」莹儿又往外探了探,我从身后拉着莹儿身上的草绳,深怕她从车窗上翻出去。被拉扯的鬼甲缚挤压着莹儿的胸部,两个大奶子因为充血显得更加嫩滑诱人了。

  男孩颤颤幽幽的踮起脚,把小手伸到最高,一把抓住莹儿的一颗大奶子。

  「啊!」

  莹儿一声轻叫,又是一缕淫液从大腿侧流了下来。

  这是莹儿在我面前第一次被另一个男人(男孩?侵犯。感觉怪极了。毫无嫉妒感,有的只是无限地性兴奋,我更加确认了,这就是我要找的感觉。

  莹儿看着一旁喘着粗气的我,脸上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

  我的未婚妻,那个曾被我怀疑性冷感的莹儿,此时此刻,在这个不知名的小车站,在我的面前,被一个陌生的小男孩抚摸着乳房。这一切刺激着我的每一根敏感神经,我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心脏猛烈的撞击声。

  「摸够了吧」莹儿从窗外探回身子「把扒鸡给姐姐吧」「嗯……」男孩还在犹豫着,我看着他个头不过1米4,心想要不是他个子不够高,刚刚估计吸莹儿奶子的心都有。

  「我……我还想……看看姐姐下面……」

  这一句把我们俩惊着了。心想我们低估这倒霉孩子了,原来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莹儿面露难色的看着我,我知道她在等着我的反应,于是压低声音说「老婆你真棒,老公爱死你了」受得鼓励的莹儿咬了咬下唇,慢慢从餐桌上站了起来。

  「你这个坏小孩,姐姐给你看过下面后,就要把扒鸡给姐姐哦?」说着,莹儿试着保持着身体的平衡,把右腿抬起,架在了车窗的窗框上,回头看着眼睛快喷火的我。

  「老公……你的莹儿被别人都看光了……你喜欢吗?……」边说边把双手伸向身下,梳理了几下沾满淫水的阴毛,把两片大阴唇慢慢往两边扯了开去。

  我在旁边差点儿喷出鼻血,心中赞叹莹儿的潜力和可塑性,这些我没有指导过的细节都可以创造性的完成。

  「这就是姐姐的骚穴……啊……」

  莹儿闭上眼睛,用一只手指沾着淫水轻揉起明显勃起的阴核。

  「啊……姐姐……平时都喜欢……这样摸自己……啊……好舒服啊……你要摸姐姐的骚穴吗?」莹儿手上有规律的在阴核上转着圈,逐渐沉浸在自己幻想的淫境中……「这个也可以摸吗?」

  男孩怯怯的问。

  我靠,我心想,这孩子是块经商从政的材料,懂得得寸进尺。

  「你……你……你等等……」

  莹儿转过头,拼命向我摇着头,低声说「老公……这个……这个真的不行」我拉下脸,点了点头,表示要她继续。

  莹儿绝望的看看窗外,已经快哭出来了。我心里一阵揪心的疼,但现在停下来,就前功尽弃了,后面的部分怎么进行?我纠结在调教者的满足感和老公对老婆的疼惜中无法抉择……「好吧……」

  莹儿无奈地对男孩说。

  「姐姐,那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话音没落,孩子又不见了身影。

  「老婆……今天老公想要你突破自己的极限。」我从窗帘后面出来,对着可怜巴巴的莹儿说「到现在为止,除了段叔和老公外,还有没有别的男人进入过你的身体?」莹儿流着泪,摇了摇头。

  「那好,今天老公要求你,让这个小男孩进入你的身体。」「当然,老公不要求说他一定要用鸡巴操你的烂逼,但你等一下要勾引他给你手淫,让他把手指整根插到你的骚穴里,他操你的时候,老公要从你嘴里听到你能想到的最淫荡的话,你听明白了吗?」我一字一句的大声对莹儿说,每一个脏字还都故意加了重音。我认为这是一种在意志上,控制并摧毁莹儿羞耻心的最有效方法。

  莹儿听完浑身一震,想要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老公……你说什么我都会去做……但……但我被人弄……弄脏了后,你别不要我啊……呜呜……」莹儿慢慢抬起头,伤心的哭了。

  「不会的,老公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安慰着莹儿。

  这时,只见那个黑影又渐渐移动了回来,不过这次明显慢了许多。近了一看,我差点儿笑出声来。这个倒霉孩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个车站的货运木箱,整费力的往这边拖呢。

  我示意了一下莹儿,让她也准备好,自己又躲回了窗帘后。

  男孩把木箱搬到车窗下,站了上来,身体一下子高了一大截,他下巴已经够到车窗的下沿,可以看到我们车厢里的一切了。

  莹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看了看躲在一边的我,给了我一个微笑。然后转过身背对着车窗,坐在了窗沿上,冰冷的窗框让莹儿倒吸了一口冷气,接着她双手反勾着车窗的上沿,把屁股慢慢从车窗伸了出去。

  还没等莹儿屁股完全出去,男孩的手已经抱住了莹儿的两片肥臀。

  「啊……老公……他……他摸到我屁股了」莹儿轻声叫到。

  想必男孩是第一次触碰女体,他上下其手,毫无规律的乱摸,莹儿则被他弄得情欲高涨,淫叫连连。

  「老公看不到,告诉老公他在干嘛?」

  我低头小声问莹儿「啊……啊……他……他……在沾着我的淫水,在我的屁股上乱摸……」莹儿闭着眼,喘着粗气。第一次在老公面前被另一个男人侵犯,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刺激。

  「你舒服吗?骚货?」

  「舒……舒服……」

  「好了,下面看你的了」我努努嘴,表示可以开始主题了。

  「嗯……」

  莹儿点了点头,把头回过去,对着窗外说「小……小弟弟……你摸的姐姐……好舒服啊……你……你知道女人的骚逼那哪里吗?」「不知道……」

  「那你……你看到……姐姐屁屁中间……那个出水的小洞了吗?……啊……」说着莹儿还把屁股故意往外伸了伸。「那个流着淫水的……洞洞……就是姐姐的骚逼……」「嗯」男孩答道,手却一直没停「哦……老公……他……他磨的人家小穴好爽啊……人家想要他的脏手……操你老婆……」莹儿渐渐上道了,她已经知道突出自己的身份来刺激她的变态老公了。

  「嗯……我老婆真是个贱货,居然在老公面前勾引个小孩来操逼」我也顺水推舟,接着莹儿往下说,在语言上继续刺激着莹儿。

  「啊!他……他把手指插进来啦!这个小流氓……人家分明还没……啊……好深啊……」莹儿淫叫又提高了两个分贝。

  「好……好……你操得姐姐好舒服……别光用手……用舌头……用你的舌头添姐姐……骚逼上的小豆豆……」莹儿转过头,继续对窗外喊道「啊!……对……对……就是那边……用力添他……用吸的……用嘴去吸它……啊啊啊……我要升天了……」突然间,男孩离开了莹儿的身体。

  「别……别走啊……我还没……」

  莹儿失声的大叫。

  「姐姐,我下面涨的疼」可怜的孩子,下面是不是已经撑破了。

  我脑中闪过一个更加大胆的调教项目,我看了看表,到站已经快半个小时了,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得抓紧了。

  莹儿眼神已经失焦,坐在窗户上喘着香气,让她出面是指望不上了。

  我从窗帘后走了出来,对着站在箱子上的男孩说「你别怕,你从旁边那个车门上来,我们的包房是XX号,你上来,姐姐会帮你止痛的。」男孩很单纯,也没多想就跳下箱子,往车门处跑去。

  我把莹儿从车窗上抱下来,她还没从高潮边缘退去的失望感中走出来,轻轻地吐着气。

  「老婆,你今天表现的太完美了,老公真是爱死你了。可等我们回到北京后,老公就要开始准备考研了,可能就没那么多时间陪你一起疯了。既然你今晚已经突破了极限,不如就再往前走走,好吗?」「老公……你想让我和他……」

  莹儿渐渐回过神。

  「你们做到什么地步,老公都没有意见,但至少,我想看你给他……吹喇叭」「这……」莹儿还没反应过来,包间的门已被敲响。

  我不等莹儿反应,一手打开了门。那个穿着破烂军装的男孩站在了我们面前。

  我连忙把头探到包间外,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人后,把男孩拉了进来,反手又锁上了门。

  仔细观看这个男孩,消瘦的脸庞满是油污,沾满污渍的旧军装对他来说显然是太大了,是个在火车沿线讨生活的苦命孩子。

  「你多大了」我问到男孩目不转睛的盯着一旁缩在墙角一丝不挂的莹儿,答道「14」「碰过女人吗?」我不想浪费时间,开门见山地问到「没……没有……」男孩羞涩的低下头,盯着自己脚上那双已经磨破了的解放布鞋。

  「姐姐漂亮吗?你喜不喜欢?」

  「漂亮!」

  男孩看了看莹儿,又看了看我说「我……我喜欢……」「你下面还疼吗?」

  我问他「嗯……」

  男孩点点头「你刚刚把姐姐弄得很舒服,姐姐她也很喜欢你,你想不想让姐姐帮你止痛?」我故意说给一旁蜷缩着的莹儿听「嗯……」

  男孩又点了点头。

  「啊!别……老公……」

  莹儿一声尖叫,我从她身后快速把她抱了起来。

  我抱着莹儿,冲着男孩,慢慢把她的大腿分向两边,莹儿淫水泛滥的骚穴一下子完全暴露在男孩的面前,包房里充斥着一股骚味,也不知是莹儿的淫水味,还是男孩身上的馊味。

  「不要啊……老公……」

  莹儿合不拢腿,只能害羞地用双手把脸遮了起来。

  「看,姐姐还没爽够,你过来再给姐姐舔舔,把姐姐添高兴了,她等会儿就帮你止痛了」我对傻在一边的男孩说到。

  男孩往前走了两步,噗通一下跪在莹儿面前。用颤抖的双手抚摸着莹儿的阴唇,又把小脸凑近,用力得吸着小穴的骚气,想必他刚刚受角度和光线的影响,没能让他看清楚,现在才算看个真切。

  「啊……老公……好……好丢脸啊……」

  莹儿几近崩溃,她第一次这么近在老公面前,被另一个男人看光身体最隐私的部位,而且还是被老公抱着。

  男孩伸出舌头,清扫着大腿两侧的淫水,逐渐靠近阴唇,而且越来越用力,最后把整个阴部含到了嘴里,边添边吸,发出兹兹的声音就像在喝一碗美味的浓汤。

  莹儿起先克制着自己不叫出声,但这种直接感官的刺激是任何女人都招架不住的,不到一分钟就开始大声的呻吟开来「啊……不要啊……好……好舒服啊……老公……他的舌头好软……我的小穴要……要化了……」「你看人家也辛苦这么久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回报一下人家啊?」我在莹儿的耳边轻声的说。

  「嗯……嗯……你个变态老公……就喜欢看自己老婆……给别人添鸡巴……嗯……嗯……我好不要脸啊……呜呜……」莹儿带着哭腔的呻吟,又把她带到了高潮的边缘「嗯……好……那今天……老婆就给你丢人了……」莹儿被我放下来后,腿一软,也一下跪到了地上。我起身拉起了男孩对他说「站好了,姐姐答应帮你了」男孩两腿直发抖,一双沾满莹儿淫水的小脏手也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但看得出来,是正在努力着让自己站直。

  莹儿慢慢爬到男孩面前,回头看看我,像是再最后一次确认我是不是真的想让她这么做,我点了点头,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莹儿慢慢帮男孩脱下旧军装裤,一股恶臭铺面而来,男孩里面竟没有内裤,稀疏的阴毛下面是一只被包茎包裹的小鸡巴,坚挺的举在跨前,鸡巴上满是污垢。

  我随手从包里抽出一盒湿纸巾,递给莹儿,对她说「今天看你是第一次,容许你用这个,下次再脏的鸡巴也要直接用嘴给我清理干净,明白了吗?」莹儿点点头,用湿纸巾擦拭着男孩的阴茎。

  「啊……」

  男孩反射性的往后一退,想必这应该是他第一次被女人碰触那里吧。

  莹儿慢慢拨开他的包茎,继续认真的清理着男孩的阴茎,他包茎里更是堆满污垢,让我怀疑这男孩这辈子到底洗没洗过澡。擦净阴茎后,莹儿又继续去擦拭他的阴囊,我心想,呦?这个难道你等一下也……莹儿跪在男孩面前,用手握住擦干净的阴茎,把身子往前凑了凑,经管被反复擦拭,阴茎还是隐隐发出阵阵臭味。

  莹儿看着我,皱了下眉头,伸出舌头舔了舔男孩的龟头,可能感觉味道还可以接受,就张开嘴把他的整根阴茎含了进去。

  「啊……」

  男孩一声大叫。只见莹儿的嘴不停的蠕动了几下,男孩射精在了莹儿嘴里。

  一切发生的太快,我也没反应过来。

  莹儿满嘴精液,傻在那边看着我,吐也不好,不吐也不好。

  「吞下去!」

  我命令到。

  莹儿闭上眼睛,喉咙蠕动了几下,一大滩童子精被莹儿吞到了肚子里。

  我没说停,莹儿只能继续吸润。这次男孩没有让我失望,射完精的鸡巴没有丝毫软下来迹象,在莹儿的小嘴里一进一出,虽说是小了几个号的鸡巴,但莹儿吸起来也一样的津津有味。

  又一副极尽淫靡的画面在我记忆中定格:这个绑在鬼甲缚,带着乳铃的淫妻,在她老公的面前,给一个满身污垢的小乞丐舔着鸡巴,想到这些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从身后抱起莹儿,一招老汉推车,把我的大鸡吧从莹儿的穴口贯穿了过去。

  「啊……老公……」

  莹儿吐出男孩的鸡巴,大叫一声。

  「接着给我吸,把他的蛋蛋也给我含进去。」

  我一边从身后大力抽插着莹儿,一边命令她说。

  莹儿深吸一口气,把男孩本不是太大的阴茎和整袋阴囊都含进了嘴里,口中的舌头一边舔舐着男孩的睾丸,一边把大量的口水留在男孩的肚皮上。

  「你个骚货,臭婊子,当着老公面吃别的男人鸡巴,你他妈的到底要不要脸」我一边抽打着莹儿的肥臀,一边用力的把鸡巴插到最深处。

  「呜……呜……莹儿……莹儿……不要脸……莹儿给你丢脸了……」莹儿边哭边回答我「呜……莹儿给老公戴绿帽了……莹儿是荡妇……呜呜……你……操死莹儿吧……」男孩突然紧锁双眉,我感觉他也快来了。我顺势拔出沾满淫液的鸡巴,凑到男孩身边,一边掳着管一边命令到「婊子,把我的也一起含进去」莹儿努力把嘴巴张到了最大,才勉强把我的鸡巴从另一边挤了进去,幸亏男孩的鸡巴小,要不然莹儿的樱桃小嘴还真撑不下我们两个的玩意。

  跪在地上的莹儿抬起头,用无辜地祈求眼神看着我快速掳着鸡巴,嘴里发出「嗯……嗯……」的闷响,两只鸡巴在她的小嘴里一进一出,她知道我们已经临界了。

  「啊……好爽……来……小弟弟……咱们一起……射给这个不要脸的骚婊子……精液马桶……」我一声闷叫,无数子孙冲向莹儿的喉咙,同时我也能清楚的感觉到,我旁边的那根小鸡巴也在不停的发射中……尽管一部分已经被莹儿顺势吞下,但这么大量的精液,莹儿的小嘴是撑不下的,溢出的精液流得莹儿满脸满身都是。

  极度兴奋的莹儿一倒头昏了过去,被我接了个正着,我抱起她,轻轻放在卧铺床上。

  男孩愣愣的看着我软下来的大鸡巴,快速的提起了自己的裤子。我从钱包里抽出几张百元大钞,握到他手里。

  「小弟弟,快下车吧,车快开了,扒鸡哥哥不要了,钱你也不要找了。拿这些钱去上学吧,别在沿途叫卖了。还有,下次有人叫你上车,你千万不要答应。」「谢谢哥哥……」

  孩子看看手里的钱,又依稀不舍的看了看躺在卧铺上昏睡的莹儿,飞快的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几声气鸣声和哨声过后,火车慢慢的开动了。

  莹儿被响声惊醒,喃喃道「老公……我刚刚……」我轻轻捂住她的嘴,温柔的说「老公都知道……老公很感谢你……睡吧……睡醒我们就到北京了……」莹儿沉沉的睡去,我却又一次失眠了。

  莹儿身体里的野兽,已经被我唤醒,接下来的日子是我们去合力降服它,还是被它所左右,就看我们的造化了。

  不知不觉中,天边露出鱼肚白,一夜无眠,北京已经近在咫尺。


  【完】
上一篇:治疗伴侣 下一篇:漂亮妈妈唐雅婷
评论加载中..